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泽逸

目前更新博客,通邮aleejie#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袁剑:中国经济虚火太旺 分享  

2009-02-12 00:36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http://yuanjian.blog.sohu.com/107563089.html
政府:“祸首”?
   
    《财经文摘》:您在《大裂变来了?》一文中写道:“我们现在正在为过去30年积累的巨额债务痛苦地埋单。”那您这里所指的巨额债务是什么,埋单又是什么含义?
    袁剑:我所说的巨额债务主要指改革开放30年积累的问题。比如,环境、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贫富悬殊,社会上的不公平。
    至于埋单,我们现在市场的低迷,经济的突然失速,公共医疗等各个层面积累的问题都会依次反映到经济增长问题上来。
    《财经文摘》:您刚刚提到“经济失速”一词,那您认为造成我国经济失速的原因何在?
    袁剑:现在很多学者认为,中国经济下滑与美国金融危机有关,我不认同。主要还是由于我国经济的内部因素造成的,中国经济主要是以前虚高,冲得太快。此种情 况下想维持长时间的高增长,根本不可能。美国金融危机只是加快了中国经济下滑速度。从未来看,它也会加剧中国经济下滑。只是这次比较突然,很少有人预料到 国内经济不景气会来得如此之快。所认现在无论是政府还是人民都比较恐慌。
    《财经文摘》:现在中国经济中存在哪些危险因素?
    袁剑:危险因素太多了。其中最重要一点就是政府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。
    我们曾经开玩笑说,埃及金字塔下面卖的纪念品都是Made in China,中国的产能有多巨大,中国的产能可以供养全世界了。
    为什么会导致盲目的疯狂产能扩张呢?主要是政府鼓励导致的大量投资,投资最能拉动GDP,所以我认为中国经济最危险的因素就是政府在经济中该如何作为。
    其他间接的因素还有,外向型导向的经济模式,外资一有风吹草动,我们就要受到影响。两个月前,还有人说我们没有受到美国影响。但你现在再看,国内已经惊慌到什么程度了。外部经济对我们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。
    《财经文摘》:日本经济经历了10年经济停滞期,也没有出现崩塌。为什么中国经济却如此脆弱?
    袁剑:一句话,就是中国的虚火太旺了。90年代以后,日本经济增长基本上是1%或是零增长,这一段时间被称为“失去的10年”。而其政府和百姓都能承受。 我们为什么不能?现在我们的经济增长率还保持在10%左右,这在世界上的排名已经非常靠前了。而在中国,企业家自杀、工人失业、工厂停工等现象频频出现, 就是以前我们虚火太旺。换句话说,近几年来我国经济一直高增长,一旦出现衰退迹象,大家就都不适应了。
   
    底线何存?
   
    《财经文摘》:中国社会对经济的承受能力到底是多少?您认为“警戒线”在哪?
    袁剑:这个所谓的“警戒线”应该是社会所能承受的最低的一个经济增长速度。这样一个速度鬼才知道它,鬼才知道我们社会到底能承受多少。只有当社会到了不能承受的时候,我们才知道“警戒线”在什么地方,只有泡沫破灭,我们才知道泡沫有多大。
    依据我的判断,这个所谓的“警戒线”越来越高。以前,8%、7%、甚至6%都可以。但是现在10%都像世界末日一样。政府这样一种惊慌失措的程度,连我这样做了20年经济观察的人都感觉到,政府的这种状态前所未有。
    工厂大量倒闭、工人纷纷失业,而这种情况是发生在经济增长率为10%的情况下,就很有理由让我们怀疑这个“警戒线”已经大大提高了。以前,6%都是可以 的,现在9%好像都变成无法忍受的了。这只是我的一个推断,但具体数字是什么谁也不清楚,历史充满了偶然,也许1%甚至负增长,中国人也都能承受。
    《财经文摘》:如果经济一旦突破了“警戒线”,那么必然会造成不可想象的恶果。
    袁剑:如果经济增长突破了我们的最低承受度,具体点说,首先面临的问题便是大面积失业,失业必然会引起社会治安动荡。中国人哪怕每个月只拿500元钱,那 也是在赚钱,不会去闹事。可是一旦失业,就会发生管控危机,群体性事件大量爆发,社会动荡等问题。这是第一个层面,从社会层面来谈。
    第二个层面要从政治上来谈。如果影响到这一层面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,那种情况会是你们80后一代人没有见过的。中国经济失速会成为导火线,一个事件导致另一个事件,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。其后果我们无法预料,也无法想象。
    总之,突破了最低承受点,中国的社会问题是非常大的。这是一个基本判断。日本能忍受10年的经济衰退,我估计中国只要两年,就会出问题。
    《财经文摘》:那我们应该如何避免?
    袁剑:最基本的一点:我们不能头疼医头,脚疼医脚。不应简单地从经济增长速度上去想问题,中国政府应该从更广阔更战略性的角度去考虑问题。
    必须提出社会、政治、经济一揽子的概念,一揽子的解决方案。经济发展必须有一个稳定的社会和政治基础,只有这样的经济增长才是靠得住的。否则的话,非常危 险。因此我觉得必须要通过一系列的政治改革、社会改革和社会保障体制的健全来提高经济增长率,而不是说等再发展5年、10年,然后再来解决这些问题。
    而这却是我们政府一贯的做法,现在看来不能按老话做,“发展中的问题要在发展中解决”,突然发展不动了怎么办,那就崩塌了。现在我们要建立一个更好的发展基础,转移到这个方向上来才是可行的。可是迄今为止,并没有发现政府有这样一个思路。
    《财经文摘》:经济增速是不是政府领导力的一种体现?
    袁剑:全球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像中国这样,将自己的合法性与经济增长捆绑在一起。这是一种愚蠢的行为。当然这也是由一定的历史路径所导致的。
    1989年“六四”之后,政府好像就产生了有关于合法性的焦虑,好像觉得自己永远是不合法。怎么办?那就在经济增长上做文章,要靠经济的高速增长来体现自 己的合法性,因此便产生了这样一种依赖。世界没有任何一个政府是靠高经济增长来体现其合法性的,除了中国。这是一个荒谬的事情。
    《财经文摘》:如果突破了经济“警戒线”会对政府产生什么影响?
    袁剑:任何一种压力达到了极限,都会导致结构性的重组。这是逻辑上的推断,但具体如何重组,我们就不做预测了。就是说,经济压力、社会压力最后一定会传导到政治压力。
    《财经文摘》:近来中央政府推出万亿救市计划,并提出“国十条”,您如何看待这一救市计划?
    袁剑:第一,这个计划推出得过快,过于仓促。第二,靠投资拉动经济绝对是有问题的,国内投资率已经非常高了,还要继续投资。
    我认为现在应该致力于拉动消费,在消费端解决问题。政府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。此外,还可通过减税或是金融方面的一些创新,比如说信贷消费制度。
    这个万亿计划效果不会太好。1998年的时候,我们政府已经搞过一次了,现在仍然使用10年前的方式来救市,对此我本人不太乐观。我觉得带动中国未来十几 年或是几十年经济增长的会是一些新兴行业,比如说新能源,就不要指望高速公路之类的。美国的新兴产业带动该国经济增长了10多年。中国也应该在新兴行业中 寻找新思路,不要一直用老套路来解决新问题。
    此外,在没有任何监督的情况下,任何大量的政府投资都是可疑的。中国的腐败现象就不用说了,不知道最后真正用于投资的还会有多少。又有多少官员在暗自高兴,又有发财的机会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